yangyunanako

http://qr.weibo.cn/inf/gen?api_key=bdc93f6ac5325648182fee881dd17f52&size=128&type=url&redirect=0&margin=0&data=http%3A%2F%2Fwww.weibo.com%2Fp%2F1005051838938052%3Ffrom%3Dqrcode&output_type=img&title=page_web_qrshow&datetime=nocheck&sign=419390a46b8c2afe95858f66a813dca2

A False Relationship <10> 现paro,上班族长谷部xOL女主

Studio Reyuki:

A False Relationship <10>



梗来自100%纯炮友30题,谢谢你的铃堡

 

现paro

上班族长谷部xOL女主,成人向

OOC,完全私设

没有主命长谷部

雷者请自行回避,非常感谢 






26 单方与“真爱”分手







重复看了好几次,手上那张写了房号的便条纸,她再次确认自己没有走错房间。

有什麽事情不能在外面说,男人把女人约到饭店房间,通常是什麽意思,她这个年纪的女性当然明白。

从粟田口一期手上收下这张纸片,她还在犹豫的瞬间,那男人就已经离开,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结果就是,把自己逼入了死胡同。

深吸口气,她拿出皮包中的化妆镜,再次确认自己的妆容完美,毕竟先才在男性洗手间跟长谷部的那场荒唐,让她的妆髮也乱了些,幸好衣服没有弄髒,一番整理后让人看不出问题,为此她还重新喷上了香水。

这场约会,说真的并不是很想赴约。

可是……她没得选择。

作为一个员工,她无法拒绝公司的指示,更何况接待客人是她的工作。

她所任职的公司是家正派的公司,并不会安排员工去做一些业界的潜交易,但,那终究是表面上的体制,私底下如何公司就管不了了。
甚至可以说是,管理层擅自的命令,把责任撇的一乾二淨,这种事情她听说过很多,却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唯一能庆幸的,她的对象是个有名的好男人吗……

把纸片在手中握紧,她伸手按了电铃。

门很快就开了,一身整齐连领带都没有鬆开的粟田口一期,不知道为什麽让她鬆了口气。

「请进吧。」

「是……」
抓紧皮包,她小心翼翼地踏入房间。

五星级饭店的高层楼套房,跟廉价的商务旅馆不同,房间宽敞许多,除了房间基本配备外,还有看起来颇为典雅的沙发组可以会客,不是她这种一般平民会经常接触的地方。

「请坐。」
理所当然地优雅潇洒在沙发上坐下的一期,让她别无选择地在对面坐下。

人都来到这裡,还跟人家来个站着说话就好,实在是太过矫情且无礼了。

这样子面对面与粟田口一期见面,越来越能印证他被称为最想要结婚的男人的原因。

她一直以为,这男人会让女人争着想嫁,除了他本身作为结婚对象的条件无可挑剔外,由他作为主角拍摄的AWT连锁饭店的结婚广告,激动了广大未婚女性的少女心,让人们都想要在AWT饭店进行结婚仪式,不只使粟田口企业的营收大大提昇,也让粟田口一期顺利晋升副社长之位。

「七濑小姐要喝咖啡还是红茶呢?」

「不用特别麻烦了。」
看着桌上那杯兑了冰块的琥珀色高级洋酒,她直接摇手拒绝。
「粟田口先生,您找我来是…有什麽贵事?」

「我也不拐弯抹角,七濑小姐有没有兴趣,到我AWT企业任职呢?」

「咦?」
完全预料之外的话题,让她发出讶异的声音。

「像七濑小姐这样的人才,只是坐在公司的前台招待客人,实在是太过可惜了。粟田口企业需要像妳这样的女性,胜任营业公关一职。当然,不管是在待遇上还是未来展望上,都会比妳现在的工作更好,如果妳有什麽需要,也可以尽量提出来讨论。」

「………这件事情,三条常务知道吗?」
作为一个谁都可以取代的柜台秘书,突然掉下这麽好的工作,说不犹豫心动是骗人的。

可是,透过上司来挖角,这还真是前所未闻啊。

「三日月说,鸟择良木而栖,相信这对妳来说,并不是个坏事。」
长腿交叠,一期漂亮的手指放在大腿上,充满气势却优雅的动作,再一次加强他是个好男人的印象。

这样一来,她就理解了三条常务口中的『好男人』的意思了。

以任职来说,粟田口企业确实是相当不错的选择,由副社长粟田口一期亲自前来的挖角,有着很多意义,包括一般女性所期望的…钓上金龟婿,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换一个工作,有着更辽阔的未来的同时,也代表着……她必须跟现在的一切说再见。

粟田口企业的营业公关,这种代表饭店业到处去露脸宣传的职业会有多忙,她完全可以想像。
这样一来,她就势必得……

「不用现在马上给我回答也不要紧。」
一期从口袋中拿出名片。
「等妳决定后再联络我。」

「是,非常感谢。」
接过名片,她小心翼翼地收入皮包。
「那我就先失礼了。」
站起身一个欠身,她缓步退到门口玄关之处,正打算握上门把,男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对了,我不是个很能等待的人喔。」
明明是温雅的微笑,却让她不自觉一颤。

「是……」
努力挤出声音,她才关上门就往电梯方向快速走去,想要快点摆脱那可怕的感觉。

搭着电梯来到饭店一楼,她抚着仍在紧张跳动的胸口,缓缓往前走的脚步,在饭店一楼的沙发区之中停了下来。

「…………长谷部先生…」
那个高大的男人,坐在离开饭店时绝对要通过的地方,静静地等着她。




还有2题完结 



澪雪 拜  11 Apr 2017

《【火影】繁衍计划》01

神说要有花:

    战乱的年代里,有着强大实力维护治安的大国是流民们争先恐后涌入的目标,而孤身一人的女孩子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依靠,最后的结局总是十分凄惨。
  阿婵曾经在路上看见过无数残缺的尸体,它们凄惨的昭示着自己生前遭受过怎样的蹂躏。
  这种时候,人贩子就会挖更多的泥土糊在他们身上脸上,带着他们去寻找更为偏僻的小路前进。
  阿婵是被人贩子捡回来的,人贩子带着一路上捡到的许多孩子前往各个地方贩卖这些——容貌姣好的孩子来赚钱糊口,他的谨慎让这些孩子没有一个死在路上。
  阿婵认为,他可以算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后来在风之国,人贩子打听到了风之国的大名喜欢长相秀丽的男孩,便挑了几个男孩,又挑了几个女孩,把他们洗干净了,带去觐见。
  风之国的大名看了他带来的孩子之后,居然偷偷跑出来要求看看其他的小孩。
  人贩子本来是打算将阿婵带去火之国卖掉的,即使是人贩子也是有偏爱的,火之国的环境要比风之国好得多了,他想让这个漂亮的女孩以后过得好一点儿。
  可惜风之国的大名眼睛没瞎,他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最为漂亮的女孩,他把她买了回去,将她偷偷地藏在别院,不过却被发现了——并不是被他的妻子,而是被他的家将——那是个长相秀丽的少年武士,那个少年武士为此大发脾气,大名不得不把她送走——她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神奇的万能职业叫做小姓。
  大名依依不舍的看着梳洗干净之后,穿着白色和服的阿婵,最后哀怨的吩咐一名忍者将她送去砂忍村,安排她住在那里,到时候会有专门的忍者照顾她——这个长期的A级任务花费了一大笔钱——
  但是阿婵值得花这么多钱,因为她长的极为美丽。
  对于一个六岁的女孩来说,用这么成熟的言语来形容或许让人感到非常可笑,但是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即使她不过六岁,就已经非常美丽了,甚至可以看到当她成年以后,那华美的风姿。
  护送她的忍者本身就出身于砂忍村,在路上花了几天之后,他们终于到了。
  一路上,护送忍者将她照顾的很好,因此几天的时间,阿婵并没有变得灰头土脸,反而更加亮丽了,阿婵好奇的跟着他走向门口,虽然和其他地方比起来,砂忍村看起来很是荒凉,但在这无边的沙漠中,这座村落已经是难得的繁华,村子里的树木植物非常少,一眼望去尽是黄沙一般的土色,有些着急赶路的忍者在墙围之间跳跃起伏,身姿轻盈矫健,然而砂忍村的忍者被沙漠磨砺的一脸冷漠坚毅,忍者们各种奇形怪状的装束,阿婵看见一个男忍者,白色的面巾遮住了他半张脸,风一吹,露出了被火烧的一片扭曲的狰狞面目。
  阿婵不由得有些失落,人贩子跟她说过火之国的木叶村,他说那里四季分明,有一大片的森林,入目的皆是青翠欲滴的树木,有鲜花绽放,人们和善而又温柔——那是最强大的国家,有许多强大的忍者。
  
  护送忍者并没有在意这些,他在门口出示了大名的通行证,看门的两名忍者便将他放行,他带着她去任务报备处提交了风之国大名亲手书写的任务委托书,专门的忍者确认了委托书上大名的印章真伪之后,确立了这个长期的A级任务成立。
  当这个任务报告给了风影之后,护送忍者进入风影办公室,在里面呆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阿婵安静的坐在任务报备处,来来往往许多人都不吝啬的向她投去各种目光。
  一时间任务报备处的人数激增,最后一位女忍者愤怒的拍案而起,在门口挂起禁止无关人员进入的牌子。
  又过了好一会儿,阿婵已经把周围的忍者一个一个仔细打量完了,她成功的把那些男忍者都看低了头,一个个都装作不在意的涨红了脸别开眼睛不敢对视,在忍者们快要撑不下去一个一个要溜走的时候,护送忍者拿着一串钥匙终于出来了。
  他向阿婵行礼,既不卑微也不怠慢,阿婵就站起来跟在他的身后往外走,身后传来一阵又是放松又是遗憾的呼气声。
  他带着她经过那些紧急建立的公寓,那些楼房每一层都拥挤的住着流浪而来的孤儿,无处可去的普通人,和匆匆奔忙的下级忍者。
  阿婵知道自己不会住在那里,因为护送忍者停在了一座院子前。
  院子门口没有挂名牌,里面一栋很是别致的和屋,在这个战乱的年代,这样的房子已经是非常奢侈的豪宅了,虽然院子里因为没有主人的悉心打理而显得有些荒芜。
  “您以后就住在这里。”护送忍者把钥匙递给她,“等一会儿,那个专门照顾您的忍者就会来找您报道了,这间房子前几天已经打扫过一次了,我帮您再去收拾一下。”
  阿婵接下钥匙,轻轻的道谢。
  护送忍者的脸微微有些发红,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抹布和水桶,熟练的收起武器,卷起袖子开始大扫除。
  阿婵不知道该做什么,就安静的站在院子里的一棵好像快要枯萎了的大树的树荫下,开始发起呆来。
  
  直到院子里忽然响起了交谈声,阿婵才抬起头。
  护送忍者一手提着水桶,一手提着抹布,和一位清秀的青年男子说着什么,然后他就把抹布和水桶都递了过去,那位青年很温柔的笑着接了过去。
  阿婵猜这就是接下这个A级任务的忍者——他虽然看起来温柔,但只是相对于其他不苟言笑,冷漠严肃的砂忍而言,对于普通人,他身上散发出的属于忍者的冷硬仍然极具威慑力。
  忍者和普通人有种微妙的不同,一举一动之间或许是因为比普通人更有力量,所以显得更有底气。
  护送忍者带着青年走了过来,他为他们相互介绍,“这位是阿婵小姐,这位是砂忍的中忍夜叉丸。”
  护送忍者等他们互相颔首示意之后接着说,“以后这位忍者会负责照顾您的,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您就用这个卷轴找他。只要打开卷轴喊他的名字,他就会尽快来到您身边的。”他递过来一个卷轴,这个卷轴很小,大概是普通卷轴的一半大小。
  阿婵接下卷轴之后只是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护送忍者便和夜叉丸低声交谈了几句,吩咐了一些事情,他最后看了一眼树荫下的阿婵,几个跳跃便消失了。
  
  “阿婵小姐,”夜叉丸弯下腰和她对视,温柔地笑着,“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阿婵看着他,忽然开口说话了,“我以前见过砂忍村的忍者。”
  她年纪还很小,因此声音还很是稚嫩,“有一天我醒过来,我在一条小溪旁边,我听见前面很吵,我走过去看……”
  “有忍者在打架……雷电滋滋滋就像一千只鸟在嘶鸣,凭空出现的大水冲毁了村落,火球爆裂,大风肆虐……”
  “他们的脸,表情都很冷酷。轻易之间就可以夺取平常人的性命,看起来就像鬼神一样令人敬畏——”
  阿婵将手抚上夜叉丸的脸颊,不过六岁的模样,眉眼之间却流露出一股别样的媚态。
  “鬼神大人,现在却要来保护我了……只要一想起这样不同的待遇,就觉得,人生真是神奇……”
  阿婵浅茶色的眼眸清澈明亮,她盯着夜叉丸琥珀色的眼眸,无形之中显示出一种属于成熟女人的咄咄逼人。
  夜叉丸看愣了好一会儿,才猛地回过神来,拉开了距离,略有些狼狈,“咳!我去帮您做饭。”
  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阿婵将刚才接触到夜叉丸的手凑近眼前,放在唇上——
  【接触目标时间五秒钟条件达成。】
  【启动分析程序……】
  【请提供分析问题】
  【我可以和他生下孩子吗?】
  【请稍后……】
  【结论:被分析者过于弱小,不建议纳入怀孕计划备选人内。】
  没有被认可……
  阿婵皱起了眉头,和藤井一样。
  藤井就是那个护送忍者,但是他也没有被系统所认可。
  阿婵便忍不住叹了口气,看向已经是日暮的天空,早点找到符合要求的男人就好了呢。她这么想着。
  阿婵是个年幼的孩子,尽管她的岁数大概三十多岁了,在她的族群中依然算是个孩子,化成人形,刚好便是六岁的模样。
  她的族人为她提供了一切最优良的外部条件,比如出色的皮囊,动听的声音,各种关于人类的常识,最先进的仪器辅助——
  只等她完成任务。
  
  阿婵是个外星人。
  她来自奥兰多星球,隶属于康斯特族,这一种族一直以来就向往纯粹的强大,利用基因优化技术不断的改造基因,剔除无用的细胞,将自己进化的更加优秀——但是基因技术令他们的肉体崩溃,他们只好利用强大的精神力量去霸占他人的躯体容身,更难以理解的是,原本经过无数年演变的理应完美无缺的基因,却令他们越发的脆弱——他们依然有着无比强大的力量,寿命却在不断的缩短。
  他们的一生越来越像流星,在短暂的绚烂燃烧之后,就将迅速的湮灭。
  更糟糕的是,康斯特族的生育能力也在逐步丧失。
  
  几百年前,康斯特族的男性繁育后代的基因就在不断退化,在奥兰多星球,失去了繁殖后代能力的生物都被视为没有存在的资格,不能繁育的男性地位不断降低——然而能够繁育后代的男性人数也在不断减少,不久之后,说不定康斯特族就会彻底湮灭在尘埃之中。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康斯特族派出了许多女族人前往地球——地球上生活着人类,这是一种难以理解的种族。
  他们强大又柔弱,冷酷又善良,愚昧而聪明。
  更重要的是,和人类生下的孩子,来自人类一方的血脉可以修补一切破损和秩序错乱的基因——
  为了生下强大健康的后代,阿婵一直都在寻找人族的强者——
  夜叉丸在她目前所接触到的人类之中,是最为强大的,不过过了好几天,阿婵终于了解到这个世界忍者比普通人强大,而忍者之中又分为上忍中忍下忍,上忍之中更有精英忍者,而“影”最为强大。
  这么一来,阿婵就对夜叉丸失去了兴趣,不时的开始注视着砂忍村中最高大的建筑,那是风影办公的地方。
  
  “风影有多强呢?”阿婵坐在屋外的走廊上,看着庭院中正在帮她制作秋千的夜叉丸。“他可以徒手撕裂大树吗?”
  夜叉丸停下手中的事情,认真想了想,“如果不用忍术的话,估计有点困难。”
  “咦——”阿婵皱起了眉头,“可是,大名身边有个武士就可以呀,忍者不是比普通人都要强的吗?”
  “唔,那也说不准。忍者并非在力气上超乎常人。而是因为我们拥有查克拉。”
  “诶……”阿婵跳了下来,木屐在土地上发出闷响,夜叉丸回过头来看着她想要做什么,来确定自己该帮忙还是该阻止。
  阿婵有些不习惯木屐,走路有点磕磕绊绊,但她好歹走到了夜叉丸跟前,踮起了脚,夜叉丸配合的俯下腰,让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
  “你这个习惯可不太好。”夜叉丸笑了笑。
  阿婵抬起脸凝视着他,看起来妩媚而娇美,夜叉丸笑不出来了。
  “这可以帮我看你有没有撒谎。而且可以判断你是不是真心实意……”
  阿婵放了五秒钟,然后将手放在唇上,夜叉丸撇过头去继续捣鼓他的秋千。
  【接触目标时间五秒钟条件达成。】
  【启动分析程序……】
  【请输入问题】
  【查克拉是否对人类修补基因的血脉产生影响?】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只能从普通人里选择了。
  【请稍后……】
  【如果是自然存在于人类体内的力量或被人类的血脉认可的力量都不会对血脉造成影响。可以纳入计划被选人内。】
  阿婵拽了拽夜叉丸的衣角,夜叉丸转过身来看着她,温柔的笑着,“我撒谎了吗?”
  但那温柔的笑意却让阿婵感到了一丝冷意,她瑟缩了一下,“并没有……查克拉是自然存在在人类体内的力量吗?”
  “你好像对这个很感兴趣……”夜叉丸皱了皱眉,“但是你不能成为一名忍者的,阿婵。”
  “为什么?”阿婵疑惑,然后想起来了,族人并不知道人类体内有这样的特别力量——所以制造这具身体的时候,并没有植入这样的力量,她的确无法成为忍者,不过阿婵并不介意,从善如流的改口说,“那我以后要为最强的忍者生孩子。”
  奥兰多星球上,繁衍后代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每隔三天,都有祭祀,大祭司在祭台上诵念咒语,大家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开始□□。因此,阿婵并不觉得□□是一件多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反而觉得那是一件十分神圣的事情,每一个康斯特族都非常热崇。
  但是夜叉丸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阿婵,你是大名的女人。”
  对于一个六岁的女孩,说她是属于一个男人的女人,总有一种微妙的亵渎感。但夜叉丸不能不说,“你被大名买下来了,等你长大以后,或者现在大名来的任何时候,你都要服侍他,你是属于他的人,没有他的同意,你不能为其他任何人生孩子。”
  这让阿婵有些意外。“可是他没有把我留下来啊。”阿婵疑惑的说,“他把我送到这里来,不是给我自由吗?”
  夜叉丸转头看了看在自己手中初见雏形的秋千,“阿婵,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好的事情。”
  他说,“这个世界上,那么多和你一样的孩子被饥饿,被疾病,被战乱所折磨而死去,也或者被人凌虐,或者被人欺辱,他们弱小而无法保护自己,因此生存艰难而辛苦,”他转过头来,“他们或许只能挖下树皮填饱肚子,或许只能咬破血管来缓解饥渴,或许在大雪之中,连一件衣物也没有,你以为,你为什么可以和他们不一样呢?为什么你可以住在一间整洁干净的大房子里,衣物崭新舒适?为什么你有忍者贴身照顾和保护来避免你受到伤害?”
  “你不是忍者,你没有力量获得这一切,这一切,都是因为大名他付了钱。这一切,都是别人赐予你的东西。这一切,都不是属于你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长得漂亮。所以大名买下了你。给了你这一切,让你不会被人欺负,不会饥饿,不会挨寒受冻。所以你应该付出相等的代价,事实上,这个代价已经非常的轻了——你只要乖乖的服侍大名就可以了。懂了吗?”
  “就是说,如果我想不跟那个大名生孩子,我就会像其他人一样凄惨吗?如果我不会饥饿,不会觉得寒冷。自己一个人也不会被欺负呢?我是不是就可以为最强大的忍者生孩子了?”阿婵想了想,又说,“如果我找到了最强大的忍者,忍者比大名不是强很多吗?”
  夜叉丸看了她许久,“力量的强大不代表一切。忍者是工具,如果没有使用工具的人存在,那工具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大名就是使用工具的人?所以就算忍者比大名强,大名也比忍者厉害吗?”阿婵想了想,大祭司和长老们好像就是如此,他们研究各种事物,然后做出各种决定,比如剔除哪种基因,比如如何强化身体,比如如何锻炼精神力——但他们的确是族人中最弱的,可是所有族人都听从他们的命令。
  夜叉丸拍了拍阿婵的头,他认为这个女孩因为自己的美丽而变得幼稚和天真,无知并且,自以为是。“最强的忍者也要吃饭。”
  “吃饭?”阿婵不解的问,“你饿了吗?”
  夜叉丸顿了一下,“我不饿。你饿了吗?”
  “有一点……”
  “那就继续饿着。”
  “诶?!”
  “还没到午饭时间呢。”夜叉丸说着,转过身去继续弄秋千。
  因为委托人的身份极其重要,而被委托照顾的女孩,身份又很是微妙,因此每五天,夜叉丸都要写一份报告提交上去,这一次他察觉到了女孩思想上的偏差,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如果大名的养成计划,最后因为在砂忍村里,美丽柔弱的孤女变成不识时务的没有头脑的蠢女人而搞砸了,那么后果可能令人非常难以接受了。
  夜叉丸将报告提交上去后的第三天,大名派来了一个女官,据说来教导阿婵礼仪。
  护送女官的,仍然是上一次的那个护送忍者,夜叉丸叫他藤井前辈。
  藤井冷着一张公事公办的脸将女官带到阿婵居住的院子的时候,秋千已经做好了,阿婵坐在秋千上,荡的很高,她披着头发,笑容灿烂明媚,发出一连串开心的笑声。嫩黄色的和服将她衬托的越发娇美可爱,她肌肤白皙,眉目如画,此时因为兴奋泛着微红,可爱的令人心里发疼。
  夜叉丸一早就发现了到达的两个人,但他只是站在一边,看着阿婵毫无察觉欢快的脸,似乎感觉到了他的视线,阿婵转过脸来看他,她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很是兴奋的模样,“夜叉丸,你怎么啦?”
  夜叉丸敷衍的笑了笑,这才向门口走去,阿婵这才发现那里站着两个人,她认出了护送自己的忍者,很惊喜的叫了一声就想要停住秋千,那秋千还荡着离地面不低的距离时,阿婵就想要往下跳,藤井一个瞬身就将她抱了起来,安稳的放在地上,“哎呀,是你!”阿婵抓着他的衣服,笑的很高兴,“你来看我吗?”
  藤井张了张嘴,才从喉咙里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
  夜叉丸惊愕的注视着这位前辈,在忍者学校里,藤井前辈就以冷静沉着而闻名,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之后,很快就通过了中忍考试,最后去了大名身边担任护卫。他又看了看年岁尚小,便明丽动人的阿婵,正一脸懵懂无知的赖在藤井怀里撒娇,藤井手脚笨拙的抚摸她的脑袋,眼睛里分明泛着宠溺的笑意,心里便止不住的担忧起来。
  那位女官表情极为严肃,看见这一幕,神情明显冷了下去。
  “成何体统!”她用尖细的声音高声叫道。
  阿婵吓了一跳,身子一僵,藤井又恢复了面无表情,只是比往常更冷了几分,他望向那女官,语气变得有些生硬的介绍,“这位是阿红女官,以后教您礼仪。”
  
  

花は桜君は美し:

【自制】【鼠标光标】花のみぞ知る 有川洋一v1.0 【度盘】网页链接



如果错档了麻烦M我一下~(。・ω・。)ノ


LOFTER2EA00B77405234CD2A474AB6D8C62B79

LOFTER2EA00B77405234CD2A474AB6D8C62B79

喵缘:

音乐推荐

-------------------------------------------------

歌手:Rin'

所属专辑:時空

【刀剑乱舞BGM】

喵缘:

音乐推荐

-------------------------------------------------

Yellow River

歌手:天地雅楽

所属专辑:天壌無窮 (Heaven and Earth Forever)

【刀剑乱舞BGM】